邮箱登录
访谈:构建水安全保障新格局 护航大湾区高质量发展

编者按:

为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有关要求,由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组织编制完成的《粤港澳大湾区水安全保障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近日由水利部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印发。作为大湾区水安全保障的顶层设计,《规划》立足大湾区湾情、水情,深入分析大湾区水安全保障面临的形势,科学谋划了未来一个时期大湾区水安全保障的总体布局,明确了2025年、2035年大湾区水安全保障目标任务。

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珠江水利委员会易越涛副主任,针对《规划》的编制过程、如何推进三江连通和水资源统一调度、大湾区水安全保障面临的挑战以及流域管理机构发挥了哪些关键性作用等问题,为大家答疑解惑。

构建水安全保障新格局 护航大湾区高质量发展

——珠江委副主任易越涛解读《粤港澳大湾区水安全保障规划》

   

记者:《粤港澳大湾区水安全保障规划》出台前,经历了怎样的编制过程?

易越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重大国家战略。粤港澳大湾区是我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在国家发展大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2018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对保障区域水安全、协同推进水治理提出了更高要求。

为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构建与大湾区高质量发展相适应的水安全保障体系,统筹解决水资源、水生态、水环境、水灾害等新老水问题,2018年10月,水利部组织珠江水利委员会编制《粤港澳大湾区水安全保障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统筹谋划大湾区水安全保障的总体思路、发展目标、总体布局和主要任务,为大湾区建设提供坚实的水利支撑和保障。《规划》经水利部审查并征求国家11个部委和广东省、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意见后,2020年12月,由水利部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印发。

记者:大湾区水安全保障面临哪些现实挑战?

易越涛:大湾区地处珠江流域下游,江海相连、水系贯通、河网密布,水问题十分复杂,加上全球气候变化带来的海平面上升,短历时强降雨、流域干旱、台风暴潮等极端天气的增加,以及人类活动引起的咸潮上溯、洪水归槽、污染加重、生态损害等影响,水安全保障任务繁重且艰巨。

一是水安全保障能力与建设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要求不相适应。首先,水资源节约水平和利用效率亟待提高,珠三角九市用水浪费现象仍较突出,农田灌溉水利用系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其次,城乡供水抗风险、保安全能力不足,城市供水水源以河道取水为主,当地水库调蓄能力和城市应急备用水源不足,存在季节性干旱、河口咸潮、水污染等风险。最后,防洪减灾依然存在短板,防洪(潮)标准不高,上游洪水归槽加重大湾区防洪压力,临时蓄滞洪区启用难度大,三角洲河网区重要节点缺乏调控措施,流域防洪减灾预报预警与联防联控能力不足。

二是水生态环境与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要求不相适应。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水环境污染问题仍然突出,广东省72%的废污水排放量集中在珠三角九市,处理能力和标准不高,雨污分流不完善,黑臭水体点多量大。二是内河涌水体交换不畅,珠江三角洲河涌水体流动缓慢,水动力不足,与外江水体交换能力弱。三是水生态损害问题突出,由于城市建设等人类活动影响,河湖空间被挤占,河口滩涂湿地减少,局部水生生境遭到侵占和破坏。四是水库蓝藻水华等富营养化现象时有发生。

三是水治理管理体系和能力与构建高质量发展的创新体制机制要求不相适应。例如,对大湾区水安全保障有着重要作用的珠江水量调度缺乏法制保障;水管理体制机制创新不足,粤港澳三地协同机制还需进一步深化,流域上下游、珠三角九市间、相关部门间协同协调有待进一步加强,水资源刚性约束机制尚未形成;水利工程运行和管理投入不足,“重建轻管”局面没有彻底改变;水利科技支撑能力、水利信息化水平等与水利现代化建设要求尚有差距。

记者:《规划》在流域层面提出了总体布局,如何推进西江、北江和东江的三江连通和水资源统一调度?

易越涛:大湾区水资源、洪水主要来自流域中上游,调配水资源、调蓄洪水的骨干工程亦集中在流域中上游,这决定了大湾区的水安全保障必须从全流域层面统筹考虑。

三江连通方面,在西江、北江和东江流域中上游骨干水库水资源联合调配的基础上,以流域水资源承载能力为约束条件,以在建的珠江三角洲水资源配置工程、已建的东深供水工程为主干,以广州、东莞、深圳各区供水主干网络为支线,连通西江、北江和东江水源,形成“三江连通”的供水网络格局。

水资源统一调度方面,首先是强化法律支撑,加快制定《珠江水量调度条例》。其次在具体操作层面上,针对流域来水的不确定性和西江、北江、东江三江丰枯不同步性,以及气候变化带来的极端干旱频发等特点,在统筹好供水、生态、航运、发电等需求的基础上,通过天生桥一级、龙滩、百色、大藤峡、乐昌峡、南水、飞来峡、新丰江、枫树坝、白盆珠等流域骨干工程和珠江三角洲水资源配置工程联合调配西江、北江和东江流域水资源,使西江梧州、北江石角、东江博罗等流域控制站的下泄流量满足压咸流量要求,提高大湾区城市取水安全保障能力。西、北江来水较丰沛时,优先利用西江水资源,以增加东江新丰江、枫树坝、白盆珠三大水库有效蓄水;西、北江枯水年份枯水期,优先确保西、北江下游的澳门、珠海、中山等城市供水安全,东江通过三大水库调配,向香港、深圳、东莞、惠州等地供水。

防洪调度方面,制定珠江洪水调度方案,在充分利用河道下泄能力的基础上,适时运用流域骨干水库与潖江蓄滞洪区,有效应对大湾区标准内洪水,必要时启动临时蓄滞洪区泄洪,应对超标准洪水。

记者:在推进大湾区水安全保障能力提升过程中,作为流域管理机构,将发挥哪些关键性作用?

易越涛:从大的层面来说,珠江委作为水利部派出的流域管理机构,将立足湾区,放眼流域,充分发挥协调、指导、监督、监测等作用,会同流域各省(自治区)有关方面共同推进《规划》实施,推进大湾区水安全保障能力提升。具体来讲,对于跨省(自治区)以及可能改变流域水资源配置和水利工程布局的工作,由珠江委作为责任主体负责推进,如《珠江水量调度条例》出台、流域骨干水库统一调度、三江水资源统一调度、思贤滘和南华等重要节点水资源调控前期论证、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建设、智慧珠江工程建设、协作机制完善等;对于广东省及各地市推进的具体项目,珠江委将发挥指导、协调、监督等作用。

记者:到2025年,大湾区水安全保障能力达到国内领先水平,率先打造成为全国“水利工程补短板、水利行业强监管”示范区,如何理解这一概念?目前大湾区具备哪些基础性条件?

易越涛:可以从《规划》提出的大湾区水安全保障“四张网”主要任务及2025年实现的目标,来具体理解这个概念。“四张网”,即以水资源节约集约利用为前提,以供水水源互联互通和供水工程挖潜提升为基础,打造一体化高质量的供水保障网;以加强防洪(潮)治涝薄弱环节建设和联防联控为重点,构筑安全可靠的防洪减灾网;以涉水空间管控和水环境系统治理为抓手,构建全区域绿色生态水网;以水利信息化建设和监管机制及服务创新为突破口,构建现代化智慧监管服务网。2025年大湾区水安全保障目标:大湾区的优质水资源得到可靠保障、防洪(潮)减灾保安全能力得到有效增强、健康水生态和宜居水环境初见成效、水安全监管服务水平大幅提高、对港澳供水保障能力进一步增强。

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做好大湾区水安全保障工作具有难得机遇和良好条件。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保障水安全作出一系列重大部署。粤港澳大湾区各地持续治水兴水管水,水安全保障各项工作成效明显,城乡供用水体系初步形成、防洪减灾体系基本建立、水生态环境状况持续改善、水治理管理能力不断提高等,为进一步提升粤港澳大湾区水安全保障水平奠定了重要基础。?

另外,大湾区经济发展水平全国领先,经济实力雄厚,创新要素集聚,为保障水安全提供了重要支撑;大湾区水利基础设施网络建设较完整,香港、澳门与珠三角九市水利合作良好,为保障水安全奠定了坚实基础。老百姓对水安全风险意识不断增强,对美好生态环境期待加大,为保障水安全提供了良好社会氛围。

 

记者:陈思 吴怡蓉

——刊发于2021年1月14日中国水利报第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