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粤港澳大湾区水安全的坚实屏障——大藤峡水利枢纽

在珠江流域西江干流的最后一个峡谷出口处,一座正在建设的百年世纪工程横卧黔江之上,它就是大藤峡水利枢纽。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战略地位和功能作用,它被赋予粤港澳大湾区水安全屏障的时代重任。
抚望历史,一代代仁人志士努力推动工程上马的脉络清晰可见:清朝末年,人们就提出在大藤峡出口的弩滩开筑石渠,兴修水利;一代伟人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提出改良西江、建设大藤峡水利枢纽的宏大构想;新中国成立后,国家于20世纪50年代和80年代先后两次谋划大藤峡水利枢纽轮廓规划,皆因资金及技术限制而搁浅。
进入新世纪,随着中国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大藤峡水利枢纽建设重新提上日程。2014年11月15日,工程建设动员大会召开。几代人的大河安澜梦想终于照进现实。按照水利部批复的《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初步设计报告》,这座投资357.36亿元、总工期9年的大型工程,主要建筑内容包括挡水坝、泄水闸、发电厂房、船闸、灌溉取水设施及鱼道等。
2015年9月,大藤峡水利枢纽主体工程全面开工。数千名建设者铺展在大藤峡谷的工程现场,24小时全天候施工。这里云集着中国优秀的水利专家和技术人员,以及在工程建设领域富有实力和经验的施工队伍,他们迎接一次又一次严峻考验,逾越一个又一个技术屏障。
2016年4月30日,大藤峡混凝土纵向围堰达到35m高程度汛目标;5月30日,一期导流工程达到20年一遇设计度汛标准,可防御39300m3/s洪水······工程建设者攻坚克难,向着既定防汛目标扎实推进。
2017年7月,超过50年一遇的特大暴雨和岩溶涌水双重夹击大藤峡工地,大藤峡公司参建各方凝聚合力,日夜奋战抢险一线,他们与时间赛跑,同洪水较量,用青春和汗水为工程浇筑起一道安全长城。
2018年,大藤峡工程进入混凝土浇筑与金属结构制造安装双高峰期,大藤峡公司科学组织,精细调度,跨越一道道藩篱屏障,攻克一个个技术难题,创造了连续5个月混凝土浇筑超过20万m3的佳绩,同时果敢决策,制造出高碳高铬材质的超大底枢蘑菇头,突破国内记录。
在各方协同努力下,2019年,大藤峡工程迎来了泄水闸坝全线浇筑到顶、一期基坑按时充水、船闸人字闸门主体结构提前安装完成、坝下交通桥如期通车等诸多重大节点,步履铿锵地朝着大江截流目标挺进······
放眼未来,作为公益性为主的综合利用工程,大藤峡水利枢纽建成后,将在防洪、航运、保障澳门及珠江三角洲供水安全、水生态治理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成为保障粤港澳水安全的“定海神针”。
在防洪方面,珠江流域防洪安全工程短板将被补齐。大藤峡水库总库容34.79亿m3,其中防洪库容15亿m3,结合上游水库,可将广西梧州城防洪标准由50年一遇提升为100年一遇,与下游水库联合调度,可将珠江三角洲防洪标准由100年一遇提升至200年一遇,兼顾提高西江、浔江堤防保护区的防洪标准。
在航运方面,黔江通航吨级将由当前300t级提升至3000t级规模,2500t级船舶可开到柳州,3000 t级船舶可直抵来宾。船闸单次通过载重量1.29万t,年均运送货物由当前的1300万t提升至5200万t,成为西江“亿吨黄金水道”的关键节点。
在水资源配置方面,应急调水响应时间由原来的7~10天缩短为2~3天,水资源调度更加精准,可在枯水季节确保思贤滘流量达2500m3/s,抑制河口咸潮上溯,保障澳门及珠江三角洲1500万人供水安全。联合珠江三角洲水资源配置工程,可为香港、深圳等大湾区重要区域输送清洁水源。
在水生态保护方面,将建成“一中心、双鱼道、双增殖站”的水生态保护体系。国内独特的双鱼道布置,可满足鱼类洄游繁殖过坝需求,为同类水利工程环境保护开创范例;红水河珍稀鱼类保育中心和库坝区两个鱼类增殖站将对保护卷口鱼等珍稀物种、维护生态平衡起到重要作用。通过优化水库调度,可有效改善西江下游河湖生态环境。
在能源安全方面,水电站装机8台20万kW机组,总容量160万kW,年发电量60.55亿kw·h,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清洁能源。
在粮食安全方面,充分发挥灌溉功能,满足灌区用水需求,解决桂中120.6万亩耕地、138.4万人口干旱缺水问题,从而实现水旱从人、用水无虞。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站在历史的新起点,大藤峡工程建设者意气风发,将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积极践行“水利工程补短板、水利行业强监管”工作总基调,又好又快推动工程建设,争取枢纽早日建成并投入运用,造福流域人民!

(陶小军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