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录
中国水利报:守护绿色珠江 共建美丽湾区——新中国成立70年珠江水利改革发展成就综述

 

 

珠流南国,得天独厚,沃水千里,源出马雄。奔流不息的珠江水,孕育了璀璨的流域文明,滋养了两岸的万物生灵。

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下,在水利部的正确领导下,珠江水利委员会(以下简称“珠江委”)与流域各省(自治区)携手共进,兴水利、除水害,开启了波澜壮阔的治水兴水征程。如今,一座座水库如璀璨明珠,一段段堤防如顺江巨龙,一片片灌区如星罗棋布,流域因水而兴、因水而盛、因水而美,一幅绿色珠江的动人画卷正在南国大地徐徐展开。

统筹规划 绘就水利发展蓝图

80年代,珠江委从规划入手,提出珠江流域综合利用规划,这是珠江流域第一个全面、系统的综合规划,描绘了流域治理开发的蓝图,成为珠江流域综合利用开发、水资源保护和水旱灾害防治活动的基本依据。

90年代,针对珠江河口无序围垦、泄洪不畅,珠江委组织编制了《珠江磨刀门口门治理开发工程规划》《伶仃洋治导线规划》《黄茅海及鸡啼门治理规划》《广州—虎门出海水道整治规划》等,引导河口有序延伸,河口治理保护不断加强。

21世纪以来,珠江委立足流域经济社会实际,认真研究水资源条件新变化和流域面临新形势,先后编制完成珠江流域防洪规划、水资源综合规划、保障澳门珠海供水安全专项规划、珠江河口综合治理规划、澳门附近水域综合治理规划,珠江流域综合规划修编等一大批专业专项规划,逐步形成了由流域综合规划和专业专项规划构成的流域水利规划体系,在保障防洪安全、供水安全、生态安全等方面发挥着重要支撑保障作用。

兴利除害 安澜珠江不再是梦想

洪水威胁历来是珠江心腹之患。为减轻水旱灾害,珠江委按照“上蓄、中防、下泄”的总体布局,全力推进以堤防为基础、干支流控制性枢纽为骨干、工程和非工程措施相结合的防洪体系建设。经过多年建设,流域整体防洪能力有了显著提高,累计建成江海堤防2.7万多公里,各类水库1.7万多座,各类水闸1.1万余座。龙滩、百色、老口、飞来峡、乐昌峡、棉花滩等控制性工程相继建成,广州、南宁、柳州、梧州等国家重点防洪城市堤防体系不断完善,中小河流治理、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及山洪灾害防治等民生水利项目全面推进。同时,建立重点防洪水库和省界水库防洪调度协调机制,编制《珠江洪水调度方案》《珠江枯水期水量调度预案》等,形成了覆盖全流域、贯穿全年的防洪调度和水量调度方案体系。

珠江洪水台风灾害频繁,先后发生了“94.6”“96.7”“98.6”“05.6”等大洪水和特大洪水,平均每年有4~5个台风登陆或影响珠江,“威马逊”“山竹”“天鸽”等超强台风给流域经济社会带来严重威胁。面对严峻的防汛防台风形势,珠江委与流域各地周密部署,精心组织,加强预测预报预警,科学实施水库调度,充分发挥水库拦洪削峰作用,最大限度减轻灾害损失,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2006年以来洪涝灾害年平均死亡人数较90年代下降了80%,防洪减灾效益显著。

以人为本 全力保障流域供水安全

珠江流域水资源量总体丰沛,但时空分布不均,枯水期径流量仅占全年的11~33%,其中1月份的水量仅占年水量的2%。2009至2011年西南五省发生百年大旱,人畜饮水困难,农作物受灾严重。

为促进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珠江委全力加强水资源保护,提高水资源调配能力。新中国成立前,珠江流域只有3座水库,总库容仅960万立方米,如今,流域已建蓄水工程14万多座,总供水能力900多亿立方米,有效保障流域供水安全。珠江还肩负着向香港、澳门供水的重任,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批示下,1960年对澳供水的竹仙洞水库正式完工,1965年对港供水的东深供水工程正式投入使用,从此香港、澳门人民告别水荒,喝上了优质淡水。

本世纪以来,受来水偏枯、用水增加和河道下切等因素共同影响,珠江河口咸潮上溯严重,澳门、珠海等地区1500多万居民饮水安全受到严重影响2005年初珠江委紧急组织实施压咸补淡应急调水,创造了“千里调水、远水解近渴”的创举。迄今,珠江委已连续15年成功组织实施珠江枯水期水量调度,累计向珠海、澳门供水约15亿立方米,有力保障供水安全,改善了三角洲网河区水生态环境,取得显著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千里调水,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澳门居民的深切关怀,也饱含着内地人民对澳门同胞的深情厚谊。

强监管 绿色珠江从愿景逐步走向现实

风雨弄潮四十载,绿意满盈珠江岸。为切实治理好、利用好、保护好珠江,珠江委不断丰富和完善流域治水思路,提出“维护河流健康,建设绿色珠江”总体目标,打造水生态文明建设的流域典范。

“把水资源作为最大的刚性约束”,珠江委深入贯彻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积极推进跨省江河流域水量分配及水量调度,加强流域节水型社会建设。流域各地用水总量得到有效控制,红线刚性约束作用明显增强,珠江片用水总量从2011年的903亿立方米下降到2018年的853.5亿立方米,有力支撑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珠江委全力推进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强化重要饮用水源地保护,管好 “盛水的盆”,护好“盆中的水”,推动河长制从“有名”到“有实”转变!珠江上中游水土流失和石漠化得到有效治理,生态系统显著改善,主要江河湖库水质持续向好。2018年珠江片河流水质Ⅰ~Ⅲ类河长占评价总河长的87%,全国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区达标率为87.6%,新增水土流失治理面积1.46万平方公里。

补短板 重大工程建设实现新突破

百色水利枢纽是国家“十五”重点项目和西部大开发十大标志性工程、治理和开发的郁江关键性工程。在水利部、广西自治区和珠江委等单位共同努力下,2001年主体工程开工建设,2006年工程下闸蓄水,2016年工程竣工验收。工程建成以来,发挥了防洪、供水、灌溉、发电、水生态等综合效益,保障了南宁市防洪安全,减了百色市及右江沿岸的防洪压力。

大藤峡水利枢纽是国家172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中的标志性工程,是珠江流域防洪控制性工程和水资源配置骨干工程,也是打造“西江亿吨黄金水道”、促进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的关键项目。工程从前期规划、可行性研究、初步设计到开工建设,倾注了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凝聚了珠江委几代人的心血付出。2014年工程正式开工建设,计划2019年11月大江截流,2023年12月完工。工程建设以来,珠江委主动作为,在安全度汛、投资计划、预算执行、招标监督、建设管理、质量安全、技术人才等各方面保驾护航,确保工程安全、资金安全、干部安全。

目前,珠江流域25项节水供水重大工程已开工22项,工程建成后将进一步完善流域防洪减灾和水资源配置格局。

创新机制 奏响流域团结治水最强音

珠江水质虽然总体上好于全国其他主要江河,但局部地区水污染形势仍然十分严峻。随着流域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突发水污染事件时有发生,严重威胁流域供水安全、生态安全。

同饮珠江水,共护母亲河。珠江委积极协调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探索流域与区域相结合,行业部门相协作,依法治水管水的流域管理新机制,扩大与港澳涉水事务交流合作,形成团结治水合力。

多年来,珠江委牵头建立了滇黔桂粤跨省(自治区)河流水资源保护与水污染防治协作机制,联合流域各省(自治区)共同签署珠江流域跨省河流水事工作规约,建立“泛珠三角”区域水利协作机制。加强与涉水行业、港澳等交流合作,与交通运输部珠江航务管理局签订《关于加强珠江水利和水运发展合作协议》,与澳门海事及水务局成立澳门附近水域水利事务管理联合工作小组。

潮涌珠江 助力粤港澳大湾区扬帆启航

2019年2月,南海之滨、珠江之畔迎来了崭新的发展机遇。党中央、国务院正式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国家战略。

为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战略,强化粤港澳大湾区水安全保障,珠江委组织开展《粤港澳大湾区水安全保障规划》编制,科学谋划未来一个时期水安全保障的总体目标和重点任务,构建与大湾区高质量发展相适应的水安全保障体系。在多年珠江水量调度实践的基础上,珠江委全力推进《珠江水量调度条例》立法工作,从法律层面保障流域水量统一调度顺利实施,为流域及大湾区水安全提供法制保障。

为保障大湾区防洪安全,珠江委精心组织编制粤港澳大湾区年度防洪安全保障方案,在粤港澳大湾区各地落实防洪度汛措施的基础上,立足流域层面,建立流域预报预警和调度协调机制,充分发挥水工程拦洪削峰错峰作用和河道泄洪能力,减轻大湾区防洪压力,确保重点保护对象防洪安全。

2019年10月,珠江委牵头组织召开第八届泛珠三角区域水利发展协作会议,“9+2”各方再次齐聚一堂,围绕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战略、全面落实水利改革发展总基调、推进流域与区域发展协作等议题进行深入交流探讨,凝聚共识、谋划未来,共同签署了《第八届泛珠三角区域水利发展协作行动倡议》,从“共识”迈向“共赢”的举措更加务实!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珠江委将以习近平总书记治水重要论述精神为指引,积极践行“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治水思路,全面落实“水利工程补短板、水利行业强监管”的水利改革发展总基调,牢记初心使命,与流域各省(自治区)栉风沐雨、砥砺奋进,共同谱写绿色珠江新篇章!

作者:袁建国 吴怡蓉 张媛